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穿越重生 -> 穿越未来追夫记

第200章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保卫队连夜回到了蝙蝠星,弥圣天站在检测室中,目光暗淡,安静的有些可怕。

    嘎纳站在旁边,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竟有些不忍心去打扰此刻的宁静。

    比起他说话指挥,其实他安静的时候更容易取得别人的信任。

    从前只是新闻中看一看,随即就像永永远远的留在这个团队里,所以才试着接近他,试着让自己属于这里。

    如今她的目标,果然算是达成了一些。

    两年了,为了找到ui的线索已经两年了,这两年里ui都没有在所有人的视线中出现,唯独在洲际出现了,还直接的出现在了弥圣天眼前,险些让苏小蔷活不下去。

    弥圣天对于ui的线索,可谓是更加渴望,更加迫切。

    这一点从他的眼中便足以看的出来。

    马景涛缓步走来,拍了拍嘎纳的肩膀。

    嘎纳侧头看了他一眼,随后跟着他走了出去。

    走廊上弥漫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冷冰冰的,为了保卫队全体成员的安全,连机舱内的空气都是经过非常严格的消毒。

    “干什么?”嘎纳将马景涛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拿了下来,随即理了理自己的衣领?!敖形页隼词怯惺裁词孪胨??”

    “你就不能表现的不那么明显?”马景涛撇了撇嘴,神色认真?!澳阏馓仁歉鋈硕寄芸吹贸隼??!?br />
    嘎纳浅浅笑了笑,红唇微动?!澳愕幕拔以趺丛教胶苛??!?br />
    马景涛此刻对她说的话仿佛是在提醒她什么似的,难道是在提醒她别痴心妄想?

    虽说以前自己的确是有那种想法,但现在,自己已经不往那方面去想了,一个人单相思是一件非常无趣的事。

    无趣的事做久了自己久而久之便会成为一个无趣的人。

    她才不想成为一个无趣的人。

    两年前的傲岚已经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了,联盟处参谋长的外甥女都能落得那样悲催的下场,她不信自己一个杂交人豹的下场能够比傲岚好得到哪里去。

    弥圣天若是喜欢一个人,那绝对是那个人一生中莫大的荣幸,可是弥圣天若是不喜欢一个人,那是无论如何都没用的。

    无论是权利威胁,武力威胁,金钱上的威胁,于他而言都是一无是处,在他身上完全起不了任何的作用。

    与其将心思花在一个人的身上,不如放宽眼光看的更远些。

    当下她的目标和大多数人的目标都是一样的。

    可马景涛突如其来的问话,让她不由得有些茫然。

    他怎么会问出这个问题。

    当年她绞尽脑汁勾引弥圣天的时候,保卫队众人都是看在眼里的,也没见谁站出来说她两句什么话。

    马景涛此刻的行为倒是有几分马后炮的意思。

    “我倒是希望你聪明一点,能够听的透彻些?!甭砭疤慰聪蛞慌?,一手插在裤兜里?!岸映さ男脑谀睦锊挥梦叶嗨盗?,你是个聪明人,嘎纳?!?br />
    “废话,我当然是个聪明人?!备履梢×艘⊥?,顺手撩了撩头发?!盎八?,不觉得这样有些多此一举?”

    马景涛冷笑,“不觉得?!彼艘豢谄?,“起初来这里大家对你意见颇多,所以在你那个的时候没人会去提醒你这些,想着你只要碰了壁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这么些年了,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一起这么些日子,对你少说也有些感情……所以……”

    嘎纳听的有些懵,心里突然有些得意?!澳闶撬?,感情?”

    “咳咳……”马景涛一手握拳,“算是吧,所以希望你不要飞蛾扑火,队长是什么样的人不用我多说?!?br />
    嘎纳笑了笑,什么感情不感情的,不就是为了苏小蔷所以白对她说出这种话。

    故意不想让她成为弥圣天与苏小蔷当中的第三者,她倒是想,可她清楚自己没那个本事。

    不然也不会什么办法都用尽了依然只是个下属。

    “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不过我考虑了一下,无论你愿不愿意听,我都想说上一说?!备履沙藕笸吠肆思覆?,“马景涛,我和你共事的时间应该是我来保卫队之后与这些人当中共事最久的一个,飞蛾扑火这个词语听起来的确有些潇洒,甚至不知死活?!彼档勒饫锼睦锿蝗淮陨鲆恢炙挡磺宓啦幻鞯姆吲?。

    好像在马景涛眼里,她嘎纳就是一个看不清形势的人,是一个见缝插针的人。

    见她侃侃而谈认真的态度,马景涛突然有些错愕,这个态度不像是嘎纳平常说话的态度,准确来说跟以往每一次都不太一样。

    此刻的嘎纳真不知道让人用什么样的方式去相处,他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手伸得有些长了。

    “我跟你说这些跟公事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是希望你能够晓得?!甭砭疤慰桃庋谑?,想要告诉面前的豹人自己并不是为了苏小蔷或者其他人而来说的这些话。

    他说这些话的目的,实际上只是不想让她对一件东西花出没有必要的时间与精力。

    不过他说这话之前完全没有考虑过嘎纳的感受,嘎纳是一个豹人,对人的某些语言的在意程度应该不是很高才对。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根本不知道她对某些话究竟有没有上心,有没有搞错她,他居然有些怕,可笑的是他不知道自己在怕些什么。

    “我有必要解释一下,真的只是我,马景涛,对你,嘎纳的一种提醒?!备芯踝约涸矫柙胶?,马景涛愣在原地,看着她风情万种的脸庞,突然有些不知所措了。

    真是个猥琐,他腹诽,什么时候开始居然能在嘎纳面前紧张了,在一个活蹦乱跳心大的杂交豹人面前紧张。

    他的腹诽没有任何贬义,只是对于自己的一种,不解。

    对,是这样的。

    嘎纳满脸春风,眼神深邃而悠然,看似平易近人却又与人相隔甚远。

    她怎么能够露出那种表情,马景涛错愕不已,总觉得今天她的笑里带了些别的什么东西。

    他想说其实自己只是好心的来提醒一下,要说有别的意思,还真没有。

    “老马?!?br />
    “到!”马景涛下意识的'应了一声,拿出面对上级指挥官时的严谨。

    嘎纳伸手理了理他的衣领,随即揪住“老马啊老马,你觉得这些事,用的着你说?”后半句几乎是贴在他耳边说出来的。

    耳后痒嗖嗖的,一阵麻。

    BB25VSKS5253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