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女主综合 -> 妻华

第六百零六章 余波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慕婳心头微甜,她的付出,他感觉到,甚至感激她,这是上辈子不曾体会过的。

    没人会不计较一切的付出。

    “你是怎么做到的?”

    慕婳感觉手腕被赢澈揉捏着,流淌过来的暖流令她心头烫得慌,转移话题问道:“你又是何时把画像换走的?”

    “你就肯定是我做了手脚?”

    “当然!”

    慕婳小小翻了个白眼,嘀咕道:“当我傻啊,不是你,那张画像怎么怎么可能会动?其实你不详说,我也能明白一点,以前我也会用一些特殊的药水写密报,在特定的条件下,密报上的字才会显现出来,而原本的一些字会消失?!?br />
    赢澈继续揉捏慕婳红肿的手腕,撑伞比他那笔写字要辛苦,慕婳担心雨水飞溅到纸张上,撑伞时不能移动分毫,当时他全身心都在写字,没有注意到,等到注意时,慕婳的手腕已经肿了。

    他能又快又好完成考官们的刁难,还有一部分原因是慕婳一直站在他身边。

    “上师魏焱和长青先生在天工坊做过一些研究,我只是提前采用了而已,只要是下雨天,有些字就会显示?!?br />
    赢澈轻声解释了几句,慕婳吃惊不?。骸澳憔腿范ㄒ欢ɑ嵯掠??万一……我是说万一没有下雨,你该怎么办?”

    “……”

    赢澈当然不会同慕婳明说这是最后一招,倘若没有慕婳‘搅局’,他用得上这么辛苦?早就让主考吃不了兜着走了。

    “上苍还是站在我这边的,我想下雨,果然在最后一天下了大雨?!?br />
    赢澈的鼻子被慕婳狠狠捏住,着实见不得他臭屁的模样,狠狠蹂躏赢澈的脸颊,“我先送你回王府吧?!?br />
    “你不是保证陪我喝酒么?”赢澈有点委屈,“我连地点都选好了,你怎能说话不算数呢?!?br />
    “不同魏王殿下和魏王说一声?”

    “不需要,我考中状元不是为他们?!?br />
    赢澈翻身而起,俊脸因慕婳方才一番‘折磨’而微红,扬声让马车转移方向,慕婳想着一连几日赢澈受得罪,便也没再反对,算了,就当哄他高兴。

    然而慕婳永远小看了赢澈的厚脸皮和得寸进尺。

    到了赢澈包下的酒肆后,赢澈先去清洗了一番,随后他披着宽敞的直裰,非说他累着了,让慕婳喂他饮酒。

    俊美矜贵的少年,透着慵懒气息,慕婳承认自己被诱惑了,自是他说什么,慕婳就做什么。

    赢澈很擅长使用自己的优势,让慕婳不由自主的顺着他,哄着他。

    ******

    魏王府,魏王听说惊圣的奇迹后,笑声郎朗,一扫几日没能进去贡院的郁闷,魏王妃着实看不得他得意洋洋,以子为荣的样子,缓缓说道:“你就不好奇皇上撇下朝政三日,窝在贡院的原因?”

    “不是说皇兄看重此次科举才会微服去贡院,谁知道碰上慕婳,皇兄也就留下了?!?br />
    魏王后悔不已的说道:“我慢了一步啊,若是在贡院关门前,厚着脸皮挤进贡院,我是不是就能亲眼见我儿子写出惊圣的文章?看三郎一心二用默写大学,啧啧,让他们再敢算计三郎?也不看看儿子是谁的,文可惊圣,才可盖世!以后朝廷上叽叽歪歪的声音会少很多?!?br />
    魏王妃皮笑肉不笑的说道:“皇上真是个有福气的,有你这个好弟弟,皇上根本无需再担心了?!?br />
    “你整日阴阳怪气的到底是何用意?”魏王恼怒道:“就不能痛痛快快说出来?非要整日给本王添堵,阿娴,以前你不是这样的性子?!?br />
    魏王妃捏着帕子,巧笑嫣然道:“王爷让妾身说什么?随王爷一起称赞赢澈么?请王爷赎罪,妾身永远都做不到!”

    有些事,她若是提前说出口,皇上还会宽容魏王?

    说出秘密,只会让魏王更加危险!

    别看皇上对魏王好似兄弟情深,皇上本身也是个宽和温柔的性子,但坐在皇位上的人就不会有心思手软的。

    单看皇上对太后的处置,谁还会天真以为皇上是个孝子?!

    可是魏王妃又见不得魏王整日三郎三郎挂在嘴边上,轻轻按了按太阳穴:“赢澈的状元之位是稳了,此时此刻不会有人再不张眼睛出言反对,除非……除非程澄他们发现画像中的秘密?!?br />
    “有什么秘密?本来就是孔圣人显圣?!蔽和跛底潘底诺灼杂胁蛔?。

    他们不是百姓,虽是敬重孔圣,但惊圣一事太过荒诞,在官场多年的人都不会真正相信赢澈写出惊圣的文章。

    魏王又道:“横竖三郎拿出一心二用的绝技已比同科的考生强太多了,等到皇榜贴出来,他的文章肯定也是好的,足以令天下读书人信服?!?br />
    “听说皇上把惊圣的画像收起来了,王爷倒是不用担心有人在画像上在动手脚?!?br />
    魏王妃淡淡的说道:“以妾身看,皇上对赢澈未必不好,没见都帮着他善后?”

    魏王道:“除了皇上和三郎之外,谁配保存惊圣的画像?皇兄即便对三郎还有些许的情分,已比不上赵王了,皇兄回宫后,第一件事就是召见赵王和太子,一连几日都会歇息在皇贵妃宫中,皇兄怕是已有了易储的心思,原本册长子为太子就是当时被太后娘娘所迫,太子虽然也不错,但到底平庸了一点?!?br />
    缓缓的,魏王握紧拳头,低垂眼睑盖住眸中野心,只有皇子们相争,他才有机会。

    “父亲,父亲?!?br />
    赢清赢淄重新梳洗后,一同走入书房,他们都是考生,却对贡院发生的奇迹没有魏王清楚,只见到赢澈出尽风头,他们心头颇为不是滋味。

    魏王问道:“你们考得如何?”

    “尚可,终究比不上三弟?!?br />
    赢清叹息道:“儿子后悔不该参加本科会试,三郎高中状元,儿子和二弟总是做得再好的文章,名词也不会太高,好处从不能全让魏王府占据,皇上就算秉持公道,旁人也少不了议论?!?br />
    “我和大哥争不过三弟,不落第已是不错了?!庇涂嘧乓徽帕?,“也许落第更好,下一次总不会在有三弟这等妖孽出现?!盨S106265

    SS106265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